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原創天地 -> 正文

幸福的一天——回憶修建十三陵水庫

發佈日期:2021-09-13  作者:陸增璞 離退休工作處 點擊量:


1958年5月,北京郊區的十三陵水庫修建期間,北京外國語學院不甘落後,拉起隊伍奔赴工地。筆者所在的英語系二年級男生分別編成三個排,我們排命名為紅軍排。女生單獨編成一個排。到達駐地後,以排為單位住在大帳篷裏。

5月的北京,尚屬春季中期,天氣應該不冷不熱,不亞於金秋九月。但是,工地處於河灘上,沙礫遍地,鵝卵石混雜其上。在陽光照射下,氣温逐漸攀升,中午可達四十多攝氏度,地面温度更高。身着單衣,不做體力活,已是汗流浹背。

從駐地步行到工地,大約需要二十分鐘。第一階段的工作是運送沙礫和鵝卵石。有人負責往荊條框裏裝沙石,有人負責挑筐運送。一筐沙石估計有二三十斤,挑着兩筐沙石奔走,對於第一次參加體力勞動的男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特別是在四十多攝氏度的高温天氣下往返運送沙石,更是對體力和意志的考驗。汗水之多,不是揮汗如雨,更不是“汗滴禾下土”,而是汗流如注,從臉上流下來,形成汗流。我不穿背心,汗水一直流到短褲腰間,短褲很快全濕。有的同學負責供應開水,往返運送,往往供不應求。我皮膚較好,不怕日曬,只是曬黑而已。不少同學都曬得脱皮。更有一位張君皮膚反應過敏,背部曬出了很多大水泡,底部直徑有一釐米多,看着令人害怕,令人心疼。不過他本人十分樂觀,仍然忍疼參加勞動,晚上睡覺只能側身睡。真是好樣的!

對於女同學而言,在這樣炎熱的天氣參加如此強度的體力勞動,是更為嚴峻的考驗。但是她們都勇敢地扛住了。聽説西班牙系的一位女同學第一天就暈過去了。她休息了一會兒又堅決回到工地勞動。真是好樣的。這就是當年大學生的精神風貌。

第二階段是在一個山坡上。我們用一塊長方形的大木板往山坡下扒沙石。木板兩側套上粗繩子,兩組人往下拉,上邊有人用力按壓住木板往下推。大家齊心合力把沙石扒到山坡下,再有人接力,把沙石鏟到山坡下等候的火車貨倉裏。勞動強度不亞於第一階段。

我們的早飯和晚飯在住地吃,午飯在工地吃。基本上是一頓細糧和兩頓粗糧。細糧是大花捲和大包子,直徑約有十二三釐米,高度約有六七釐米,我一頓吃四個。粗糧是玉米麪大窩頭,底部直徑也約有十二三釐米,高度約有十釐米,我一頓吃三個。不過,我不是能吃不能幹。我沒有挑過兩個筐,通常是四個筐,也曾試過六個筐。三餐沒有蔬菜,只有鹹菜。晚飯供應葱花醬油湯,每頓飯喝兩大海碗。記得與同班同學秦君總是坐在一起吃,一起喝。十幾年前老同學聚會時還曾提及此事。

大概是我們在工地勞動的第十一二天(經查資料,是5月25日)下午,我們正在忙着幹活,突然聽到工地上的高音喇叭響了起來,要求各個工地的同志們堅守崗位,不要隨便走動,不要到其他工地。後來又聽到不太遠處似乎有很多人在呼口號。原來是毛主席和中央其他領導人來到工地參加義務勞動。我們知道毛主席來了,非常高興,但是我們嚴格遵守紀律,沒有隨便走動,沒有試圖去其他工地看毛主席。我們熱愛毛主席,但是我們要保證毛主席絕對安全,我們做得對。我們與毛主席在同一天同一個工地參加了義務勞動,多麼光榮,多麼值得紀念啊!這一天的經歷永遠留在我腦海裏。

(陸增璞:1938年3月生於山東省煙台市,1986年入黨,北京語言大學教授,1960年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學院英語系,留校任教,1973年因公轉至北京語言學院任教,1976至1978年受國家教育部派遣赴阿爾巴尼亞地拉那大學任外語系英語專業英語專家)



分享到:

熱點新聞

熱點專題